动态 家居 行情 走势

佳兆业元老“出走”孙宏斌抄底后或遇阻

动态 时间:2015-02-08 12:42 点击: 作者:中国经营报(北京)
[导读]原标题:佳兆业元老出走孙宏斌抄底后或遇阻 在这个并购的时代,地产大佬数十亿的一掷千金最后是抄了底还是崩了牙齿? 喧闹了一整年的融绿并购,孙宏斌眼看双手空空。市场马上传出融创收购佳兆业的传闻,正当人们以为,这不过又是一场烟雾弹之时,2月1日晚间绯闻主角融
原标题:佳兆业元老“出走”孙宏斌抄底后或遇阻

在这个并购的时代,地产大佬数十亿的“一掷千金”最后是抄了底还是崩了牙齿?

喧闹了一整年的融绿并购,孙宏斌眼看双手空空。市场马上传出融创收购佳兆业的传闻,正当人们以为,这不过又是一场烟雾弹之时,2月1日晚间绯闻主角融创和佳兆业便双双发布公告坐实这一消息。

随后事情迅速发酵,仅14个小时后,佳兆业肱骨之臣金志刚就宣告离职。次日(2月3日),九龙仓也正式向绿城发函,欲70亿元买下融绿平台中绿城所占的50%股权。不管是买佳兆业还是买融绿平台,孙宏斌都有着不少阻力。

佳兆业的下一站

2月1日晚6时左右,融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发布向佳兆业集团收购目标公司的股权及债权的公告。融创中国旗下天津腾耀作为买方,以23.74亿元的价格收购佳兆业集团旗下上海新湾4家目标公司股权及债权并分别订立收购协议。

根据具体收购协议,天津腾耀将以总对价约6.09亿元,收购上海新湾旗下目标公司上海荣湾100%的股权以及上海荣湾所欠上海新湾及其关联方的股东借款。

与此同时,天津腾耀以总对价约11.67亿元收购上海青湾100%股权。其中包括上海青湾的100%股权代价1元;及上海新湾与关联方于上海青湾收购协议签订当日为止已向上海青湾作出的股东借款共约11.67亿元。

此外,天津腾耀还以5.98亿元收购上海海赢湾与诚湾各自51%的股权。

卖项目的消息还热乎着,仅14时后,佳兆业又一重磅人事变动被曝出。2月2日早上8时,佳兆业公告披露,金志刚因有意投放更多时间发展个人事业,已辞任该公司行政总裁,但会留任公司执行董事,自2015年2月1日起生效。

熟悉佳兆业的人都知道,金志刚曾被形容为佳兆业少壮派,从中海的售楼员起步,28岁(2004年)成为佳兆业营业及市场推广总监。之后十年,金志刚先后出任佳兆业深圳公司总经理、集团联席总裁、执行董事兼集团总裁。主要负责佳兆业投资、设计、成本、营销、人事等运营工作。在佳兆业事件爆发之后,金志刚亦不离不弃地坚守岗位数月。

事实上,这并不是佳兆业第一单人事变动。早在2014年12月10日晚间,佳兆业事件爆发不久,其就发布董事会成员变更公告,宣布郭英成已辞任公司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此外,同为执行董事的郭英智也调任为非执行董事。2014年12月28日晚间,佳兆业再次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执行董事兼董事会副主席谭礼宁、首席财务官张鸿光已经提出辞职,并从12月29日起生效。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可以说金志刚和一众佳兆业人的职业生涯也是佳兆业的荣衰史。时至今日,佳兆业执行董事仅余4位:“老臣”孙越南、金志刚与来自生命人寿的叶列理和雷富贵。

对佳兆业再次爆发的变动,业界已经不足为奇。有深圳市场人士分析认为,金志刚此番辞任主要系融创将接盘,高管团队面临新一轮洗牌。甚至还有消息人士透露称,佳兆业HR已经对公司员工进行了内部通知——“大家各奔前程”,其中卷入贪腐案件最为严重的佳兆业深圳公司可能会裁员一半。

抄底“新欢”

不出意外,荣光不再的佳兆业似乎就开始按部就班地走向“秃鹫分尸”了。

融创收购的上海佳兆业项目显然是一笔不错的买卖,深圳某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相对于一直被锁的深圳项目,上海项目更“干净”,收购的手续也简单得多;而佳兆业深圳项目多为旧改,融创一无旧改项目经验,二无深圳市场优势。“这对于一直想做大规模的孙宏斌来说,其在上海区域运作能力较强,拿下4个项目将对其业绩和规模产生很大影响。”

除了买下上海项目外,房地产资深评论人黄立冲分析认为,孙宏斌还可能继续收购佳兆业外地资产情况相对清晰的项目。“诸如西南地区的项目,这些区域和融创的版图重叠,更有可能成为率先收购的选择。”

相对于上海项目的看好,佳兆业货值最高、最为复杂的华南地区则遭到市场冷遇。“深圳的旧改项目是一滩浑水,佳兆业的前车之鉴历历在目,融创倘若在没有处理完毕的情况下贸然出手,未来可能会牵涉到新的风波。”

但是1月30日有部分佳兆业业主透露,收到政府部门通知,下周可以继续办理相关手续。这似乎意味着锁定房源已有松动趋势。而孙宏斌的姿态也让市场浮想联翩,为了进一步表明自己真的要“买买买”,孙宏斌也公开表态,深圳房管局在接洽佳兆业收购的时候请的房企很多,但愿意出手的并不多。

2月4日,孙宏斌更是亲自现身佳兆业深圳总部称:“融创已经与佳兆业创始人郭英成家族签订协议,将整体收购郭英成家族持有的佳兆业49.25%股权,目前,购股权申请要约已经递交港交所审核。”

2月5日,港交所权益披露显示,融创中国在1月30日,以每股平均作价1.8港元在场外新增购入超过25.29亿佳兆业股份,占该公司全部股份49.25%,共斥资超过45亿港元。融创的每股收购价较佳兆业停牌前的1.59元,溢价近13.2%,其收购股份数目与佳兆业创办人郭英成家族持有的股份数目相同。

但是佳兆业此笔收购要真正成行,关键是要实现资产的剥离与项目的操作,这对于融创团队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考验。对此,孙宏斌本人亦坦承:“此次收购的前提是对佳兆业进行债务重组,但如果债权人不同意,交易只有50%可能性完成。”

另一方面,对收购上海项目交易,中金公司也保持了审慎的看法。分析师张宇称:“此次收购中,佳兆业有权在12个月后以10%溢价回购全部4个上海项目。该回购权不仅导致本次收购的不确定性,还或将引发市场对于此次收购真实意图的担忧。”

“旧爱”的诱惑

与此同时,孙宏斌又在打着另一场并购大战。此前曾占据了财经媒体近半年头条的“融绿并购案”虽然告吹,但是孙宏斌答应归还绿城的条件是带走“融绿平台”。但这一条件似乎又生变数,孙宏斌和宋卫平为“融绿平台”的归属上演了几番公告大战。

2014年12月31日早间,融创曾发布公告宣布,将斥资全面收购此前与绿城中国在上海建立的合作平台——上海融创绿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及其境外实体。彼时,融创称将分为境内及境外两部分,以合计155.46亿元收购上海融绿部分股权及债权。收购完成后,境外部分由融创全资拥有,包括盛世滨江、苏州御园资料团购论坛)项目。而境内则有部分项目由融创全资拥有,另外部分项目由融创占大部分权益。

随即,绿城马上发公告称,上海融绿的出售事项是融创单方自行安排,且并未取得所需批准和同意,认为融创就声称出售事项取得绿城中国及绿城投资管理的批准是无事实根据。

此后,双方还继续针对融绿平台到底有没有已经达成交易以及此前签订的协议等细节,继续在港交所发布公告,进行逐一反驳。

且不说融绿平台如何优质、吸引人,单就孙宏斌和宋卫平这长达半年“相爱相杀”的戏码,就不难看出在孙宏斌心中,只能看却到不了手的融绿平台已经成了其心头的“朱砂痣”,梦里的“白莲花”。

而除了感情的倾向外,融绿平台良好的口碑、优质的资产恐怕也是吸引孙宏斌的原因之一。

资料显示,早在2012年,融创就曾借道绿城,以融绿平台进军华东6市,并成功进入了孙宏斌觊觎多年的上海,2014年底,融绿平台超过绿地、万科,成为上海楼市新科冠军。目前绿城最好的项目上海黄浦湾、盛世滨江等12个上海地区的项目都在融绿平台,而苏州、无锡、杭州几个合作项目也被认为是资产优质、含金量高的项目。

相较于操盘方法、操盘思路以及产品定位均不同的佳兆业项目来说,定位类似且有过操盘经验的融绿平台显然和融创更对盘。

耐人寻味的一击

但此时的融创再次遭到对手的反击。2月3日,有消息传出,九龙仓已正式向绿城发函,欲70亿元买下融绿平台中绿城所占的50%股权。而绿城宋卫平对融绿平台的态度是:卖!但价高者得。

而就在九龙仓要与融创竞购上海融绿50%股权甚嚣尘上之际,九龙仓集团副主席周安桥出席了在2月5日的上海媒体餐叙,并针对近期九龙仓的动态事件做出了回应。

现场,周安桥明确表态:“收购融绿的事情正在谈,九龙仓不否认这件事情,但具体的价格和条件不能透露。对融绿事件引入中交的结果,九龙仓有点出乎意料,但是很满意。”

“目前,这件事正在等香港批准,还没批,而中交的事也和融创一样,等待批。香港可能批也可能不批。作为股东,我们很关心此举会给绿城带来什么,期待中交给绿城带来好的影响。”

与此同时,周安桥现场还屡屡表现出对融绿平台的向往,其称:“收购融绿平台是一笔生意,融绿平台一开始有9个项目,目前是18个项目大多在上海,而上海是九龙仓比较看重的城市。在融绿平台收购上,融创作为股东有优先权,但是优先权是在同等对价的情况下。”

换言之,融创也可以收购融绿平台,只要出到和九龙仓一样的高价即可。显然,这对于今年6月现金才回升到206.66亿元的融创来说,并不是好消息。而这也让才刚欣喜签下收购佳兆业项协议的孙宏斌再次变得被动。

据融创2014年中期业绩报告显示,融创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206.66亿元,净负债率为66.7%。其中,有66.97亿元的借款要在相关项目按建筑面积计算的累计预售进度达到65%至80%时到期悉数偿还,另一笔26.33亿元的借贷也要在2015年6月30日止12个月内到期偿还。

这样的数据并不容乐观,倘若融创执意要全面收购绿城或者佳兆业,不仅会耗尽手头现金,净负债率将会急升近50个百分点至逾100%。

事已至此,不禁让人想起法国哲学家让·比里当曾提出一个著名悖论:“曾经有一个假设,有一头既渴又饿的驴子,它身边有一桶水和一份燕麦,且两者与它的距离是同等的,那么驴子是先喝水呢还是先吃燕麦呢?或者,驴子会不会由于拿不定主意最终饥渴而死?”也许,一向以“大胆、果断”著称的孙先生此时正面临着和比里当驴子一样的“选择困难”。

    责任编辑:旋腾传媒小编

    精彩评论